创业公司

无知的恐惧

上周,我面试了一位副总裁职位的候选人,还有我们的两位工程主管。除了我以外,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是典型的“技术人员”——他们会写代码,有解决硬软件问题的经验,有计算机科学背景。我在2004年写了最后一行PHP代码,后来不得不重写……